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山红叶博客

山寺无灯任月照,柴门未关凭云游;凡心一颗静如水,满山红叶随风飘。

 
 
 

日志

 
 
关于我

回过乡,留下浓浓的乡村情结,种过田,没有收获几粒粮食,教过书,没有几颗桃李,当过兵,没见过一个敌人,上过大学,没进过大学校门……蹉跎岁月几十年,如今满山红叶。

网易考拉推荐

弘一法师的前世今生  

2016-08-25 00:18: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悲欣交集——一代儒僧李叔同的前世今生

20121212 09:40:00 《海涛法师说故事》

   “悲欣交集”四个字是弘一法师圆寂时的绝笔,也是他对世间万物的最后感悟(图片来源:资料图)龙     

    有这么一个人——他是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前驱;卓越的艺术家、教育家、思想家、革新家;是中国传统文化与佛教文化相结合的优秀代表;是中国近现代佛教史上最杰出的一位高僧,又是国际上声誉甚高的社会活动家;他在音乐、美术、诗词、篆刻、金石、书法、教育、哲学、法学、汉字学、社会学、广告学、出版学、环境与动植物保护、人体断食实验诸方面均有创造性发展;他,精通多国语言,甚至还精通古印度梵文;他是中国最早画油画的人,并登堂入室成为大师;他创建“春柳社”,写下众多剧本,是中国话剧的鼻祖;他是我国首创裸体写生的美术教师;是传播西方音乐的先驱者;他也是很好的演员,并且反串旦角,主演《茶花女》曾轰动一时;他还长于音乐作词、作曲,代表作《送别》传唱至今;他在诗词、书法方面,均有大师级的造诣; 他曾是个出色的传媒人,出版了中国首份书画类报纸……

这么一个具有惊世奇才的人,却在功成名就的盛年出家,引得国人一片惊诧……

他,就是李叔同,后来的弘一大师;当年的浊世佳公子,后来的一代高僧。

鲁迅、郭沫若,也以得他一幅字为荣耀;

他作的《送别》歌:“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至今,仍在传唱;这样的歌,就是诗了。

他的诗,更好:“梨花淡白菜花黄,柳花委地芥花香,莺啼陌上人归去,花外疏钟送夕阳。”

连他给友人、同事、著名教育家夏丏尊的画,随便题两句话,都似词:“屋老。一树梅花小。住个诗人,添个新诗料。爱清闲,爱天然;城外西湖,湖上有青山。”

可是,他一入佛门,以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今后种种,譬如今日生。

初始华丽,剃须裹腰,在舞台上扮茶花女,如今,却是面容清,眉目疏淡,一个“过午不食”、行脚度世的老和尚。

就像一蓬烟花“啪”地炸开,整个天地都为之增了色彩,然后暗了,又更暗……他的整个人生,就这样,由绚丽归于平淡。

可是,要想得到大道的快乐,却要能熬得过刳骨剔肉的痛苦。

剃度后,与他有过刻骨爱恋的日籍夫人,伤心欲绝地携了幼子,千里迢迢赶到灵隐寺,他“铁石”心肠,竟然连庙门都没有让他们进。妻子无奈离去,只是对着关闭的大门悲伤地责问道:

“慈悲对世人,为何独独伤我?”

他用刳骨剔肉的痛苦,置换了真正的自由。

一颗心,其实是没有自由的,自己不能,不会,也不肯给自己自由的。可是他却给了。想做什么,就去做了。想扔掉什么,就扔掉了,想捡起来什么,就捡起来了,想追逐什么,就追逐。

即心即佛,在他这里,算是贯彻得彻彻底底了!

世上少了一个才子,佛国却多了一位圣者-----郑播德语

林语堂说:“他曾经属于我们的时代,却终于抛弃了这个时代,跳到红尘之外去了。”

不要认为我是个高傲的人,我从来不是的——至少,在弘一法师寺院围墙的外面,我是如此的谦卑。 ——张爱玲语 

弘一法师是我国当代我所最景仰的一位高士,他以出世的精神,做入世的事业。——朱光潜语。

朴拙圆满,浑若天成。得李师手书,幸甚!——这是鲁迅的评价。

赵朴初评他是:“无尽奇珍供世眼,一轮圆月耀天心”。
他的演讲稿与辑录的处世格言被梁实秋,林语堂等文化名人誉为“一字千金,值得所有人慢慢阅读,慢慢体味,用一生的时间静静领悟。”林语堂如此评价他:“李叔同是我们时代里最有才华的几位天才之一,也是最奇特的一个人,最遗世而独立的一个人。”

周总理生前曾嘱咐著名剧作家曹禺说:“你们将来如要编写《中国话剧史》不要忘记天津的李叔同,即出家后的弘一法师。他是传播西洋绘画、音乐、戏剧到中国来的先驱。”

其实,他才不要当什么奇珍和明月,他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心罢了。

所以,他出家,也不是为了当律宗第十一世祖,更不为了能和虚云、太虚、印光并称“民国四大高僧”。弃家毁业不为此,大彻大悟不消说。那些虚名,他是不要的。

真实的他,63个流年,在俗39年,在佛24年,恪遵戒律,清苦自守,传经授禅,普度众生,却自号“二一老人”:一事无成人渐老,一钱不值何消说。

19421013,弘一写下“悲欣交集”四字。三天后,沐浴更衣,安详圆寂。“问余何适,廓而忘言,华枝春满,天心月圆。”一钵了却他的浮生,他的粗钵里,盛满自由。

弘一法师,一个世人惊叹为奇才、全才的出生富贵人家的大才子,却毅然走进了晨钟暮鼓的杭州灵隐寺,落发剃度,做了一个“四大皆空”的僧人。他是中国知识分子的表率,敢于超越自我、超越世俗的荣耀、敢于超越世俗的情爱…… 正如唐太宗李世民所感叹的:“出家乃大丈夫之事,非帝王将相之所能为!”

的确,敢于出家探寻真理、探寻宇宙人生真相的男人,确是真正的勇者。弘一法师的出家、出家之后的严格行持,的确堪称世间男子的楷模、典范。

他把万有集于近道,弥留之际,写下了“悲欣交集”四字。有人说,这一句话有着说不尽的“香光庄严”。

 

  评论这张
 
阅读(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