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山红叶博客

山寺无灯任月照,柴门未关凭云游;凡心一颗静如水,满山红叶随风飘。

 
 
 

日志

 
 
关于我

回过乡,留下浓浓的乡村情结,种过田,没有收获几粒粮食,教过书,没有几颗桃李,当过兵,没见过一个敌人,上过大学,没进过大学校门……蹉跎岁月几十年,如今满山红叶。

网易考拉推荐

崔永元骂“三不教育厅”,应“负荆请罪”?  

2012-06-17 16:3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财经专题 网易首页-新闻-体育-娱乐-财经-汽车-科技-数码-手机-女人-房产-游戏-读书-论坛-视频-博客-微博
崔永元骂“三不教育厅”,应“负荆请罪”? - 满山红叶 - 满山红叶博客
导语: 近日,崔永元因为其组织的“乡村教师培训公益活动”得不到湖南省教育厅的协助,而炮轰后者“不努力、不作为、不要脸”,一时惹得满城风雨。那么,湖南省教育厅所奉行的对民间公益“不反对、不支持、不参与”的原则真的是对公益事业的侮辱吗?[详细]


政府不干涉就是对民间公益的最大支持
背靠红基会,挟公益以令政府

看到名人炮轰政府机构,网友感到解气,一片叫好,但事情的来龙去脉、当事人的解释反倒不被关注了。崔永元公益基金成立于2007年9月,其章程规定资金用于“资助贫困地区基础教育、文化、卫生以及我国非物质文化保护的现状等项目”。而此次引起事端的“乡村教师培训”正是该基金的核心项目,5年来先后培训了700余名乡村教师。

基金会的公开资料显示,该会5月初拟定从湖南省13个国家级贫困县选拔100余名教师参加第六期“乡村教师培训”。为此基金会规划了一整套选拔机制,其中需要地方教育局和学校协助。为了动员这些地方单位,基金会反复联系湖南省教育厅,提出6点要求,要省教育厅发布公文督促地方单位完成培训活动的选拔、审核、公示、回访交流等工作。然而,从公开的材料看,崔永元基金会发给教育厅的邮件措辞颐指气使,口气咄咄逼人,颇有教育部命令下属机构的味道。

原来,崔永元公益基金会是崔永元和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共同发起的,而后者是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的直属单位。红基会可以按照使用支出额的10%从崔永元基金中提取管理成本,用于项目管理和行政费用。湖南省教育厅称,在与培训项目负责人洽谈的过程中,对方一会儿以志愿者的身份联系,一会儿又以“中国红十字基金会”作落款,一会儿又说要向崔永元汇报。让人搞不懂这个公益项目到底什么来头。


教育厅的“三不”原则,并无不合理之处

虽说如此,湖南省教育厅在首次接触时就表示欢迎该项目,但需要对方发公函说明具体情况。这自然也是正常程序,并无不妥之处。之后教育厅研究认为:“对于民间公益组织开展的公益活动,应由该组织依法依规进行组织,省教育厅作为政府机构,依照自身的职能职责不宜代替民间组织直接发文和参与组织。”

且不论湖南省教育厅真实顾虑如何,上述理由却丝毫不错。政府和公益组织本就应该有明确的权利边界和职能范围,政府动用自身行政资源干涉民间公益活动是错位、越位行为,而民间机构借政府行政命令动员下属机构是对权力的僭越。因而,政府对民间公益持“不支持、不反对、不参与”的中立态度,既合理又必须。

政府机构但凡能做到“三不”,也就能保证政府对民间公益事业不非难、不干涉,善莫大焉。想当年玉树地震,政府先是限定受捐机构主体,后又统一上缴善款让青海政府统筹安排,完全漠视了捐赠人的意愿。现在有政府机构要对公益事业保持中立,实则是进步。


崔永元骂“三不教育厅”,应“负荆请罪”? - 满山红叶 - 满山红叶博客
崔永元基金会发给教育厅的邮件措辞颐指气使,口气咄咄逼人,颇有教育部命令下属机构的味道。
政府参与民间公益只会助长不公
政府也有成本约束,不可能扶植所有民间公益

崔永元在微博上说:“湖南教育厅声明中提到了‘政府机构’和‘民间组织’的字眼,他们没有弄明白,即便是一个在路边鼓掌的人想为湖南乡村教师做事,你都得配合,因为纳税人养着你们就是干湖南教育的!”这又是坑爹的逻辑。

再高尚的事业,也要顾及成本。教育厅办教育也得面对资源约束,面对成本计算,得考量一个项目值不值,投入回报合不合适。就拿乡村教师培训来说,看似教育厅一个公文就能解决,但各级单位为此要摸底、选拔、审查、公示、监督,也要花费人力、物力、财力,还得防腐败寻租,成本一点不低。

至于说随便一个人想为教育做事儿,政府都得配合,更是强盗思维。政府的行政资源也是有限的,处处配合,本职工作就不能正常运转。今天崔永元要政府发公文选拨教师,明天李永元要政府推荐他写的教辅书,后天王永元要政府买他的房地产廉价租给教师,难道政府都得配合?这不仅是打着公益的旗号绑架政府,更是绑架政府身后的纳税人。


政府插手公益,不利于真正的民间组织发展

我国许多大型公益组织,虽然自称社会团体,实则有极强的政府背景。而真正的民间组织在现有管理体系下却很难设立与生存。这些年,有政府背景的慈善机构频频出现信任危机,这也是为何舆论呼吁发展民间慈善力量的原因。而政府参与民间公益只会延缓这种发展。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贾西津认为,公益活动本身就是志愿行为,不能动用任何社会公共资源,政府也不应对任何公益组织动用行政资源进行支持。如果政府总是动用行政资源参与和支持与自己利益相关的一些公益活动,会使某些纯粹由民间组织发起的活动获取支持更为困难。行政资源对不同公益活动的不平衡配置,必然会引发民众和社会的不满。


崔永元骂“三不教育厅”,应“负荆请罪”? - 满山红叶 - 满山红叶博客
公益活动本身就是志愿行为,不能动用任何社会公共资源,政府也不应动用行政资源进行支持。
民间公益组织不该依赖政府,要自强自立

崔永元之所以大为光火,恐怕是因为基金会从未遇过像湖南省教育厅这样“不作为”的政府机构。相比于甘肃省副省长亲自参加培训,拉崔永元的手表示感谢,湖南省教育厅实在是太不识抬举了,既拒绝了合作,也不给名人、红基会面子,更是“漠视”公益、“侮辱”善心,真是人人得而诛之。

但是,湖南教育厅不配合,真的会阻碍培训的开展吗?在去年第五期乡村教师培训的官方介绍中,有一句话值得玩味:“此期乡村教师培训班在总结了前四期培训经验的基础上,对培训选拔方式进行了改革,即通过民间支教志愿者组织来推荐一线的优秀乡村教师参加培训,体现了崔永元公益基金教师培训项目的公平性和民间化。”

既然通过民间支教志愿者组织来选拔教师既可行,又能体现公平性、民间化,那何不坚持下去,却退而要求政府呢?到底是谁不努力?

民间公益组织本质上是在捐赠人和受助人之间进行资源再分配的中介机构。资源的来源和再分配的自愿性限定了公益团体的行动范围,用行政资源补贴任何公益团体都是越界行为。此外,公益团体僭越权力、依赖政府只会上瘾,进而丧失自身工作机能和独立性。一个动辄想利用行政资源降低自身工作难度的公益组织,是注定无法自力更生、健康成长的。

因而,湖南省教育厅的“不参与”、“不作为”反倒给了民间公益一个大有可为的成长空间,而崔永元基金会凭着公益事业的道德优越感对前者大肆责难,错的离谱。崔永元自称:“骂对了,就证明该骂;骂错了,就去负荆请罪。”现在是时候兑现“负荆请罪”的诺言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