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满山红叶博客

山寺无灯任月照,柴门未关凭云游;凡心一颗静如水,满山红叶随风飘。

 
 
 

日志

 
 
关于我

回过乡,留下浓浓的乡村情结,种过田,没有收获几粒粮食,教过书,没有几颗桃李,当过兵,没见过一个敌人,上过大学,没进过大学校门……蹉跎岁月几十年,如今满山红叶。

网易考拉推荐

煤炭管理局长是怎样陷入传销而誓不回头的  

2011-11-16 08:52: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煤炭管理局长是怎样陷入传销而誓不回头的 - 满山红叶 - 满山红叶博客

       10余名投资人在一个拥挤的客厅内“听课”。他们的年龄大都在40岁左右,有的人手里还拿着笔和小本子。因座位有限,很多人只能站着听。郝涛摄

        昨日,北京晨报(微博)刊发了题为《朝阳破获涉1300余人传销案》的报道,此案仅北京地区就有500余人涉案,涉案金额达3100余万元。

        日前,北京晨报接到不少读者的投诉举报称,距离北京仅30多公里的河北燕郊有大量外地人员聚集,疑似正在从事一种新型的资本运作传销。晨报记者历时一个月时间,对隐藏在上上城小区内的所谓“民间互助理财项目”进行了暗访调查。记者发现,被疑似传销工作人员5至7天的洗脑后,数千人深陷其中……

      【入“陷阱”】

       一个神秘的邀请电话

       10月23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燕郊上上城第五期44号楼的韩大爷家中。这个所谓的“家”其实是韩大爷租的房子,两室一厅,客厅陈设简单,有一套沙发、一个餐桌和一台21英寸的旧彩电。两间卧室放了两张床,厨房和卫生间齐全。“这里房租每个月1300元,比北京便宜很多。”韩大爷说。

        今年66岁的韩大爷是内蒙古通辽人,退休前曾在当地担任煤矿矿长和煤炭管理局局长,退休后自己和老伴的工资加起来有8000多元,这个收入水平在当地应该说已经相当高了,完全可以雇一个保姆照顾起居,过上优越的晚年生活。但一个多年不联系的老朋友打来的电话让韩大爷又重新忙碌起来。

      “韩大哥,我是小贾,我现在在河北燕郊,这里有个不错的项目,您可以过来给绿化公司做管理,月工资5000元,管住房,还给配车。”韩大爷说,第一次接到电话,他有点犹豫,觉得这么大岁数跑这么远太累,但想到能给两个子女多留点钱,等第三个邀请电话打过来时,韩大爷终于动心了。

        背井离乡的淘金一族

       今年9月,他和老伴从通辽坐车来到燕郊。“刚来的时候,故人相见,非常激动,天天聚会喝酒聊天。”韩大爷说,小贾其实也年近50岁了,他当煤矿矿长的时候,小贾是税务部门的负责人,两人在工作中相识并成了朋友,后来小贾当了国税局局长。让韩大爷纳闷的是,抵达燕郊之后,小贾对工作的事只字不提,却在喝茶聊天时常常说起一种新的“民间互助理财项目”,只要一次性投入48930元,再发展三个伙伴,就能获得最高566万元的收益。

      “刚开始他也认为是传销,每天撅着嘴,很不高兴。”韩大爷的老伴说。但小贾对韩大爷说:“韩大哥,以咱们俩的关系,我会害您吗?不相信也没有关系,您踏踏实实地把我们这儿的课听完,如果您还是坚持要走,我绝不阻拦。”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韩大爷每天按照小贾的安排按部就班地听课。五天后,韩大爷的兴趣果然越来越大,最后决定交纳48930元申购。

       申购完后,韩大爷开始发展亲戚朋友加入,只是几个月时间过去了,仅有两个亲戚交钱加入,不过这没挡住韩大爷的雄心壮志。

       【被“洗脑”】

       神乎其神的赚钱模式

       听说韩大爷发展了“新朋友”,陆续有人过来帮韩大爷进行讲解。首先是一位自称内蒙古一家杂志社的罗姓记者,大约50岁,戴着眼镜,显得非常斯文。在一张A4纸上,罗记者开始为晨报记者讲解这个名为“民间互助理财”的项目以及它的盈利模式。

       罗记者画了一个阶梯式的图表,上面依次标注着A1、A2、B1、B2、B3、C1、C2、C3八个岗位。“这个模式实行累计晋升制度,投资者由低到高共划分为A、B、C三个级别,A级分为A1和A2两个档次,B级分为B1到B3三个档次,C级分为C1到C3三个档次。满足一定条件就可以向上一个级别晋升。A1是初次投资者,投入48930元的现金后,就获得了找合作伙伴的资格和参与资金再分配的资格。他投入的这48930元,A2会分走5670元,B1分走7770元,B2分走2394元,B3分走1596元,而C1、C2、C3各分走10500元,这些分走的钱相加正好等于A1投资的48930元。”

      “只要找好三个伙伴,你就可以坐着收钱了。”罗记者说,这个模式非常科学,你的下线每进来一个人,你就会有相应的提成,而且职位的级别也会不断提高。“随着你的下线不断介绍新的人加入项目,你的等级会一步步往上升,到C3结束后就自动出局。”

       罗记者说,他当初听说这个项目后,准备过来暗访曝光,但深入调查后发现“这个项目的理念很先进,也很合理,决不强迫,不想做了可以随时退出”。所以罗记者很快就加入申购团队,成了其中一员,现在他已经在C3平台上,用不了多久就会出局。

       一个关于罗记者的传说是,他和妻子都在做这个项目,但双方都不知道,直到有一天两人在燕郊的一个饭店相遇,原来两人都已经上了C级平台。

        566万的终极诱惑

       在韩大爷家里,记者还见到了一位当地税务局的苏处长,和韩大爷是老乡。他也向记者详细讲述了这个所谓的“民间互助理财项目”

       苏处长说,这个模式是以组建消费联盟为平台的一种互助商务形式,以资金链接流的方式累积叠加、几何倍增。它有一套公平合理的投资分配制度,能使投资人以小量的投入获取最大利益,在较短时间内迅速致富。这个项目没有公司、法人、产品,坚持“公平公正、自觉自愿”的原则,实行股份累计加出局制。运作方主要以组建“一管三”的人际网络模式来实施,每个人必须找三个合作伙伴来组建各自的团队。

苏处长说,该项目每月都兑现分红。从理论上说,投资者在B级平台上可分红20万元左右;C1级平台:14万元×3条线=42万元;C2级平台:14万元×9条线=126万元;C3级平台:14万元×27条线=378万元;共计566万元。“这566万元是理论数据,一般来说,两三年内可以完成。”苏处长说。

       各司其职的严密组织

       苏处长还介绍,投资人在申购时,由三个具有B3资格的人代办收钱,且每天收钱不得超过20万元,收到款后一个小时之内打到C1、C2级指定的账户上,三个小时不到账,意味着他们携款潜逃,就扣除他们的全部投资和当月收入作为补偿。具有C3资格的人负责接管和分配。

      “我们行业虽然没有公司、负责人,但是到什么级别就做什么工作。A级学习、发展;B1级租房、订工作,帮助A2级做一些服务性的工作;B2级讲工作,帮助A2级、B1级发展组织团队;B3级讲工作,做出纳,管理团队;C1级、C2级管钱,分配;C3级监督、管账。”苏处长非常自豪地说。

       此外,该项目实行“一次扶持,二次包装”的管理模式:新人在考察期间的吃、住、行等费用及人身安全都由推荐人负责,这叫“一次扶持”;当你从A级晋升为B1级的当月初,你的推荐人在为你庆贺的宴席上当众奖励1000元现金,此为“一次包装”;当你晋升到C1级时,在宴会上奖励5000元,此为“二次包装”。“从这些方面我们可以看到,这个项目很人性化,他在你的名下虽然得到了5670元,结果在你身上投入了包括吃、住、行约8000元左右,而不是直接挣朋友亲戚的钱。这就解决了合作朋友的心理障碍问题。”

       【被“听课”】

        “对朋友家人不能说实话”

        10月24日8时50分,在韩大爷的带领下,记者来到8号楼3单元一层的一个两居室,这是上午第一场“讲课”的地方。走进客厅时,只见10余名“投资人”已在沙发上落座,年龄大约在40岁左右,有的投资人手里还拿着笔和小本子。临近开课的时候,又有10余名投资人涌进来,使本来狭小的客厅变得更加拥挤。因座位有限,很多投资人都站着听。

      “新朋友请往前面来。您是哪条线上的,谁介绍来的?”一个戴眼镜、身穿红色上衣的时尚女孩言语间透露着诚恳。“我叫汪燕,来自河南,我曾经是一名会计。”汪燕说,这个项目没有老师,也没讲师,“我跟大家一样,只是早来了几天,当初也是朋友把我‘骗’进来的。”不过,她说现在非常感谢这位朋友,如果没有这个朋友,她很可能一辈子也走不进这个项目。

      “我们都是被朋友忽悠过来的,最重要的一点是不能说实话。”汪燕说,这不是欺骗,只能算是善意的谎言,“如果当初说了实话,朋友一听肯定不会过来。只要朋友过来了,住上5到7天,每天跟着学习这个项目的知识,最后肯定能认同。”

         “这是犹太大学生发明的”

        “大校中校一律无效,博士硕士一律无视,省长市长一起成长。”汪燕说,这是这个项目的顺口溜,她个人认为这个项目不是投资,更像是借贷,先一次性借出48930元,然后找三个最好的伙伴,经过一年半至两年半时间可以完成最高收入566万元的目标。

       汪燕还介绍说,这个模式最初是两个犹太大学生发明的,在美国取得了很大成功。后来在一次新加坡的国际博览会上,中国政府花巨资将这个模式买下来,然后回到中国试点。最初是在一些贫困地区试点,取得成功后开始向内蒙古、云南等地推广。

       40分钟后,汪燕讲完了,记者发现,很多听课的“投资人”脸上都流露出喜悦,眼神里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干“事业”】

      “反复思量决心定,不上平台不还朝”

罗记者说,他也在五期租房子住,离韩大爷家不远。记者发现,这些做项目的人全部都在上上城第五期小区内租了房子,每天在一起“讲工作”、听课、喝茶、聊天、喝酒,看起来还是很舒适的。

       在小区内,记者经常能见到三五成群的中年人行色匆匆,有的还在低声交谈。“这些人都是做这个(新项目)的,因为不能公开,所以大家都没有打招呼。”韩大爷说,保守估计,至少有数千人在燕郊从事这个项目。

       “我觉得燕郊政府还是支持这个项目的,要不这么多人在这里,当地政府能不知道?”韩大爷说,这么多人在燕郊租房、消费,对当地的经济发展也有好处。还有,这些人都在燕郊当地的银行开了账户,每月的5号都要去银行进行大金额汇款,“既然银行方面对此没有监管,那么说明这个项目还是合法的。”韩大爷说。

       按照规定,新朋友进来考察项目,介绍人必须负责免费提供新朋友的食宿。记者在韩大爷家共吃了两顿饭,韩大爷酒量很好,每顿饭都要喝酒。酒过三巡,韩大爷还兴致勃勃地作了一首打油诗:“老夫离家到燕郊,考察项目兴趣高。反复思量决心定,不上平台不还朝。”

(来源:光明网)

  评论这张
 
阅读(22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